这里是装修行业领头羊广州市金牛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栏目内容页
西式洋房里的中式元素
马先生的家严格意义上说不能算是纯粹的住所,在这个占地4000多平米的地方,还包括了他多年收藏品的陈列展示厅、修复工厂等等,而他的住所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初入这个家看到的是二层小楼、玻璃墙、透明鱼塘,一派西式风格,细看去又有竹篱笆、老木门等中式点缀,进入屋内,满眼都是中式家具和饰品,只觉处处是珍品,马先生说中式家具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与任何现代设计冲突,而他正是充分运用了这一点,将中国元素融入到西方建筑当中。

  购买老家具的必备要素

  真正的中式老家具确实具有一定的升值机会,
但在购买时必须要有专家的建议和指导才能真正得到这个机会,如果您希望购买的家具能保值,就要在购买之前尽量让自己具备以下四个要素。

  1.作好理论准备。

  2.请专家指导。

  3.不要听信传言。

  4.量力而行。

  开栏小启:古董在古代被喻为成人的玩具,古玩一词也由此而来。细品这个“玩”字,能悟出很多东西:一件爱物在手如醉如痴,废寝忘食。然而,谁也不能不承认,这个行业深奥,知识的积累、经验的积淀,不到一定火候儿是玩不了的。

  积累的过程大多是枯燥的,而且有一种无从入手的感觉,即使学到了,有些也很难在实践中对号。偶然与马先生的一席谈话,使人有茅塞顿开之感,书本上生硬的文字出自马先生之口变得深入浅出,加之他多年亲身经历的许多故事,更让人在笑谈之中得到了很多最基本、最实用的知识,想想现在喜欢古董的人越来越多,而这个市场却是鱼龙混杂,于是力邀马先生开此专栏。

  所谓“都说”,有两层含义:一是借马先生名字中的“都(du)”字,二是用了“都(dou)”的意思,也就是什么都说,专栏将从“木”开始说去,之后会有说瓷、说玉等等,一个“木”字就大有可说,马先生将其细细划分为紫檀、黄花梨、红木等等,俗话说“慢工出细活”,这其中的奥妙和学问更非三言两语能说完的,不想打眼和被蒙者且耐下心,听马先生慢慢道来。编者

  说木之紫檀紫檀的名气(1)

  我以紫檀开篇是因为紫檀名气太大。过去有句老话叫做“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把个木头愣是搁在社会阶层的比喻当中,足见紫檀在百姓心中的分量之重。

  我们的民族心理中有许多不易被察觉的地方。比如唯物质论。说通俗一些,就是物质中的优良特性被社会津津乐道,从而不自觉地忽视了精神层面。这还不够通俗,说得再白一些,就是中国人历来对名贵的材料感兴趣。比如,10多年前,全国各地的首饰店里,18K金的首饰是绝对卖不出去的。国人认定不足24K就有搀假的嫌疑。纯毛、纯丝、纯麻、纯棉至今仍是衣料的首选。购买衣服时,一听说是混纺,国人就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除非穷,根本就不考虑这类“搀假”材料。中国人的财富观建立在材料的名贵之上。这也是我们长期忽视知识产权的原因之一,式样绝对没有材料重要。过去许多财主的戒指叫金镏子,一大疙瘩金子,没式没样,罩在手上就成。

  所以,国人就盯上了紫檀,并作为家具材质的首选。在明清两代,地位高者,财富多者,无不以使用紫檀为荣。清宫廷从康熙中期起,用了约一百年的时间,把那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房屋中的家具基本上都换成了名扬遐迩的紫檀,从而奠定了紫檀在古家具中的霸主地位。我们今天仍对紫檀怀着敬仰之情,一说紫檀,眼就放光。

  可惜,不是每个眼睛放光的人都能看懂紫檀,许多热爱紫檀的人总是搞不懂它。当各类“紫檀”摆在面前的时候,身技不佳者立刻如坠五里雾中,各种渠道学习来的知识全都用不上了,再加上当今社会各色人等山呼海啸地一煽惑,即便自觉是高手,也有打眼(看错)之虞。

  我在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常会碰到求知者。许多人对紫檀的了解五花八门,令人啼笑皆非。如今的社会已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社会,允许每位大仙都信誓旦旦地宣称自己可以一苇渡江,可弄得隔岸欲渡者无所适从,生怕盲目跟随,沉没江中,呼救不及。

  其实,紫檀是古家具优良木料中最容易辨识的一种。两个月后,当读者认真读完本章节,并能熟悉每一个细节时,俨为人师绰绰有余。我所要向读者传达的相关知识是我二十多年来的心得与体会。我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每一个愿意获取它的读者。我觉得我有能力说清楚紫檀的所有奥妙之处。谜底一旦揭开,魔术将不再是魔术,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好了,开篇到此。需要先告诉读者的是紫檀家具公开的成交纪录,这是今年春天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创下的,也是中国古家具的世界纪录,一组十二扇康熙时期的紫檀镶百宝嵌围屏,成交价为23�583�750港币,按当日牌价,折合人民币2500万元整,在北京可以换五座豪宅或25辆大奔。马未都

  马未都简介

  马未都,汉族,1955年3月22日生于北京,祖籍山东荣城,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的创办人及现任馆长。2002年1月18日在杭州成立了杭州馆,为历史文化名城增色。山西馆也预定将于明年底在山西省榆次区成立。

  从1980年起,马未都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生涯。十余年里他以瘦马等为笔名发表小说、报告文学等上百篇,后由作家出版社结集出版。他从80年代开始收藏中国古代器物,至90年代,他的收藏已具规模,陶瓷、古家具、玉器文玩等藏品逾千件。1992年他的《马说陶瓷》一书,被许多读者视为传统文化的启蒙读物;接着他还写了《明清笔筒》等文物鉴赏、研究的专著和上百篇文物研究论文小品文章,在《收藏家》、《文物报》上发表,并参与编写《中国鼻烟壶珍赏》。马未都的另一部专著《中国古代门窗》已经于2002年面世,近年来他先后应中外各单位邀请举办过许多讲座,如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杭州各界、美国丹佛博物馆等等。目前他又致力于中国古代家具艺术的研究和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