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分层、世袭贫穷,城市平民上升之滞!

今年,你家买了几套房?
 
今年,你家买了几套房?
在很长时间里,我最讨厌,过年的家宴上,听这些讨论。
四套房、两个铺,这是我母系、父系家族,一种不成文的暗约:若达成了这个标准(当然可以更多),你家就算殷实了、真正步入滋润。
如若还没达成,不好意思:同志你还须努力。然后,全家族卯足劲,争先恐后给你献策,来年该如何努力、该如何买房买铺。
 
还在读中学时,阿姨带我串门,路上跟我说她又怎么买了一个铺。
那时候,我觉得有铺真好啊,有了租金收入、就不担心工作收入不稳定了。
现在想,那时候的阿姨就已财务自由了吧!当然,其他长辈有更财务自由的。
 
阿姨买铺。叔叔也买铺。
也是中学时,叔叔开始买铺。后来店面租金几乎支付了我弟弟、妹妹的大学学费。那些年,几乎每次见面,叔叔都要盘点下,他买过的不同产权的商铺、住宅及租金和涨幅。
记得我们那新市政府和经济开发区还在规划时,叔叔就非要带我和我老公,去一个叫人工湖的地方,指着还是黄泥的湖岸,说:以后政府就要搬到这来啊。这里的土地值钱啊!你家应该买一块啊。又或,手指一挥:诺诺诺,那边是农民的房子啊。一栋栋的啊。大家可以一起去买一栋啊!
 
对,我就是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
每一年,大人们都忙着汇报,他们买了多少房、多少铺,收了多数租、cover了多少工资。
而,这也不算什么。
如果我打老家的老市政府走,亲戚会指着那片密密麻麻的住宅说:咯,以前这是你外公家族的。
如果我回爷爷奶奶的镇上,他们告诉我:这屋子边上全部的房子,以前都是我们家的。那些老师住的房子都是我们家的。
在街上走着看热闹,奶奶很淡定的说:那2个铺口,是我的嫁妆!
就是跑到隔壁市,姐姐也会指着市中心的老新华书店说:这是奶奶的爸爸家的。
我看一眼那栋楼,心想:还给我们才有用啊!
 
对,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
在我,买房是一种家族KPI考核,及一种该不该考核的思辨。
而并不是,该不该买房的辩驳。
就像我的弟弟妹妹们来了深圳,平均3-4年就开始买房。
但,不是每一个家庭,都能淡定而平常地心态去拥有房子和商铺。
 
最穷,是大城市的平民
 
贫穷,是可以世袭的。
 
在没仔细研读北京、西安前,我以为大城市都是有钱人。
起码,比我家有钱吧。吃吃喝喝方面,完全大手大脚吧。
 
但是,去了一次北京,我发现通州竟然像个乡下。零下10度的雪夜里,还有着没通暖气的村庄小平屋。乍一见洗手间都在院子外,要借着月光照明去打开厕所门时,我真是被已遗忘多年的“贫穷景象”吓坏了。
于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思考:原来,大城市里也有可能永恒的平民。在北京的郊县的农村和山里,有人会出卖自己的京籍、跟外地人打个真实的结婚证,来帮别人买车牌、买房、落户,一次性挣上一笔。而一个正常的一线城市的小康和中产家庭,是不大可能通过提供结婚服务来赚上一年的几十万的。在中关村的大街上,一个中等的码农,码一年的程序,就可以换回几十万来;炒2年比特币就能买下一套三环房。
 
跟人结婚赚钱,并没什么问题。奥派经济学派认为,生存和发展就是真理。有钱就得挣。
我想说的惊诧是:再大、再好的城市,再多的升学和就业的政策倾斜,也存在些数代平民的家庭:一代又一代的,胆小、怕事;与世界潮流近在咫尺,却真远在天涯。
禁锢他们的,是思想的分层。
 
思想的分层,才是真正的贫瘠
 
去年,读一个上海的离奇故事。
一个世代上海人的底层男青年,杀害了他世代上海人的平民家族的老婆。
引起上海互联网的一片轰动。
 
在阅读案件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都是世代的上海中低层劳动人民家庭。
或许,在19世纪30年代,他们的先祖就已来到上海,进了当时时髦得不得了的工厂。可能做着纺织工,做着保安员。后来,随着时代的红利,住上了政府分的房,继续在铁路啊、工厂啊,做一枚踏实本分的保卫、工人。
房子,从80年代的工人新村,升级到2015年的工人新村。位置换了换,但面积却还是那个面积:一家人挤住在小几十平米。以致,男主结婚时,都是要借助他妈妈的一个单房。
 
一代、一代,安分、朴实而胆小的城市平民,想安稳生活在一个体系下。
却一代又一代地,买不起更大的房子。安置不下,更多的都市生活。所以,家庭矛盾重重。
 
这一次,去到西安。也是很惊诧的发现,在中国赫赫有名的大城市,街头巷尾,有着很多本地人,在从事着低端的服务业。
服务业不可耻,基础工作也不可耻。
我只是,很惊悚、也很难过的发现,总有一些拥有大中城市户口的人,在过着未必比4、5线城市普通市民更好的生活。他们生活在,过去的产业价值观里;他们生活在,过去的信息价值观里。所以,哪怕仅仅3公里外的新产业的勃勃生机,都不能影响他们旧有的价值观。
我完全可以想像地了,他们每天早上捏着几块钱钢币,如何去买上一顿最便宜的早餐,如何去读一份7、80年代思维的地摊报刊,如何在简陋的街巷里、淘下一天的蔬菜肉蛋。
在扫荡着他们所在城市的房地产、金融和创新产业的资本眼里,他们甚至连羔羊都算不上。
资本,都不打算收割他们。
 
一代、一代,胆小谨微,不敢迈前一步,因为怕被后退一步。
他们的思维,只在工资里,很难去理解得了金融和投资。
 
时代向前,他们向后。
思想的分层,才是真正的分层。
思想的固化、胆小,造就的可能是几代人的保守、被动。
 
 
城关区,那勇敢传承的素描
 
一二三四五,80年代,8、9岁的小姑娘们在城关区里跳着房子,男孩子们在街上打着陀螺。
被冻红了两腮,纯朴的衣着,谁的衣服,也没真比其他人的衣服更好看。也未必,比乡下人的衣服好看。
2、30年后,一起跳房子的孩子们,要不离了家乡、谋求了一个一线城市的中产生活;要不突然被政府敲了门,获得了400万的拆迁通知。
2017的同学过年聚会群里,信息闪烁不停,都是约着去K歌;发出来的照片,看不到贫穷的模样,只有光艳的装扮。
 
过年,那些在当地繁衍了数代的家庭,从初一到初八,各家吃个不停。
也有的家庭,在酒店里喊上两桌,省却许多下厨的繁杂。
仅仅是5、60年前,他们中不少人的家族,被彻底的扫荡。生活被变了个天地。
最辛苦的那代人,在80年代也是缺肉吃的。
但是,在2017年的那个春节,跟他们的扣肉、炸鱼、腊肉们一起摆上饭桌的,却是70后、80后们,轻描淡写的闲聊:
有的在老家,曾经祖传的屋子,被旧改了2次,家里随时有个几百万的赔偿款。有的可能租屋没分到,但不管在本地还是外地,该买房时买房、该买车时买车、该事业时事业。
群体里,大面积生产着殷实。
 
百年风云震旦,家系跌拓起伏。
但,勇敢,是传承的基因。
不惶恐得到,也不畏惧失去。
不管是大城市、小城市、小城镇,总有一些人,敢触摸时代的脉搏,有条件拥有产业和不动产,就去拥有。家族历史告诉他们,大时代的巨浪砸来,都无从幸免;而积攒的资产和善事,迟早能成为子孙的福报。
 
积极勇往,是一种基因的世袭。
 


思想是一种世袭,思想是一种分层。
切莫,让贫穷成为你的世袭。

最新新闻
  • 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金牛装饰集团与你相...
  • 热烈祝贺金牛装饰集团官方网站改版后成功上线...
  • 澳门国际设计展2015在澳门威尼斯隆重举行...
  • “女性设计师空间美学联展”暨系列丛书新书发...
  • 广州设计周10年 拾零的相约...
  • 古镇外墙亮化照明 迎接首届灯光文化节...
  • 环保部启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重点区域战...
  • 媒体对话--雅·毫斯设计艺术顾问应歧大师...
  • 信荣说|破解开发商“赠送面积”迷局...
  • 低开!成交大跌+零开盘+供应放缓 “银四”恐怕...
  • 全国20余个城市“人才争夺战” 政策优惠前所未...
  • 房企去地产化:恒大和富力忙去化 龙湖与时代忙...
  • 北京:年内可手机提取公积金...
  • 各路资本探路住房租赁:“抢房”成一景...
  • 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呼之欲出...
  •